<dd id="ur0o8"></dd>
  • 2019-03-16 14:31:17

    中午十点钟傅芳芸才到家,也并不像她想象的那样——妈妈什?#21254;?#27809;说。

    幽芳抱着傅芳芸的腿就不撒开了,从见面就一直抱在怀里,还紧紧地搂住傅芳芸的脖子,生怕她再飞了。

    中午也喊了二叔一家去了饭店吃饭。二叔二婶送了金挂坠给幽芳,奶奶送了银手镯,唉!傅芳芸早早准备好的礼物被她给弄丢了,习惯就好,习惯就好。

    吃饭的时候幽芳也一直坐傅芳芸的腿上,傅芳芸夹什么她吃什么,平时外婆带可是挑食的很呢!

    饭后甜品居然上的燕窝,傅芳芸简直呆了。

    “妈妈,你可真舍?#27809;?#38065;,今年生意有那么好啊!”傅芳芸边喂幽芳边转头对认真吃燕窝的妈妈说道。

    “你家买别墅啦!在新区那儿,年底就能拿房了。”二婶笑着说。

    傅芳芸呆了,她家的生活水平简直是坐着火箭往上升呀!可即便是生意好,也不可能突然就那么有钱的吧!傅芳芸?#24213;?#24605;忖,许是他们买彩票中大奖了。

    不过也好,现在即便是妈妈知道自?#21898;?#26477;州的小两居卖了,想必也不会太生气的吧!为了保守起见,她还稳住没说。

    晚上傅芳芸正帮幽芳洗着澡呢,妈妈走进来了。

    “小秋在美国经常跟你通电话吗?”妈妈沈心怡拿着幽芳的浴袍站在一旁认真地问道。

    “很少打,上次跟我借钱了,我没钱,也没借她。”傅芳芸轻轻地帮幽芳擦着雪白的身子说道。

    “下次再管你借钱,你就借她,我打给你。真搞?#27426;?#22905;,干嘛非要出什么国,国内不挺好的嘛!”

    “妈,人各有志。”傅芳芸说,“看你们带幽芳也挺辛苦的,我爸腰也不好,要不我这次把幽芳带北京去吧!北京有日托所,很多?#31456;?#21608;岁的孩子都送进去了。就是钱贵了点儿。”

    “钱不是问题,关键?#26725;?#22905;耽误你找对象。”沈心怡忧心地说,“芸儿,周末别老窝在家里,你也出去多走动走动。”

    “嗯嗯!知道啦!”傅芳芸接过妈妈手中幽芳的浴袍帮幽芳穿上了。

    把幽芳收拾好放到了床上,外婆已经冲好了奶拿过来了。

    幽芳很乖不吵不闹地喝着奶,等傅芳芸洗完澡回来,幽芳已经睡着了。看着肤如白雪的幽芳,她深爱地亲吻了幽芳的额头。搂着幽芳,不到一分钟便进入了深睡眠。

    这时,幽芳却睁开了宝蓝的大眼睛,盯着傅芳芸看,眼中也充满了深爱。她亲吻傅芳芸的额头后钻进傅芳芸的怀抱,安心地闭上了眼睛。

    早餐的时候,傅芳芸又在想方设法地说服妈妈了。

    “妈,我听哥哥说他们十年内都不想要孩子,要不我把幽芳带过去生活?#27426;?#26102;间,希望他们看到可爱的幽芳能让他们萌发想生宝宝的念想。你看怎么样?”

    “也?#23567;?#21487;不会耽误你工作吧?”妈妈?#30465;?/p>

    “不会不会,我会合理?#25165;?#30340;。”傅芳芸保证道。

    10月12日,傅芳芸带着幽芳去北京了。本以为带幽芳坐车会很累很累,没想到她真的很乖,几乎不要傅芳芸抱她,像个欢快的小丫子满地跑着。她也跟傅芳芸一样,特别爱睡觉,而?#20063;?#25361;地方不挑时间。别人坐车都累哈哈的,这?#38405;?#22899;几乎没什么感觉。

    早?#20064;?#28857;前将幽芳送到托儿所,晚上下班去接。幽芳去托儿所一点儿也不闹腾,老师们也很喜欢这个可爱的混血宝宝。老师一直?#23478;?#20026;傅芳芸是幽芳家的保姆,也难怪,傅芳芸穿的很朴实。

    张安怡的妈妈11月份中旬在北京举办了个关于采访方面的专题讲座,上海的英台也申请到了听课名额。

    英台乘坐的是明天下午的飞机?#24535;?#22909;久没见了,也怪想念的。傅芳芸去了趟超?#26032;?#20102;好些酒回来。

    ……

    傅芳芸担心挤着幽芳,便将幽芳的洗澡桶里铺上了软绵绵的被子,把她放在了里面,幽芳喝着奶睡着了。

    英台洗漱完,贴着面膜进来了。

    “大慈善家,妈妈当的可还过瘾。”英台笑话道。

    “她很?#20040;?#30340;,几乎不用烦的。”傅芳芸将酒递到英台的手中说道。

    “真了解我,准?#20613;?#24456;充分。”英台笑道,“说说吧!有什么问题要请教我,感情方面或工作方面又或是人?#24335;?#24448;方面的随便请教。”

    傅芳芸深深地叹了口气说道:“我很?#21568;?#21040;朋友,与同事关系也不是太融洽的。前些日子还被同事小小地陷害了一下。原因居然因为我出差报销的?#20154;?#23569;太多了。唉!我简直无语了!”

    “你让我想起一个人。”英台说道,“元朝时,许衡和一群朋友出远门。过?#21451;?#26102;,大伙都渴极了,看见路旁的梨树上长着许多梨,都急着去摘梨吃,只有许衡静坐?#27426;?#26379;友奇怪地问他:‘为什么不采?’他说:‘不是我所有,任意去采是不可以的。’朋友说:‘如今是乱世,梨树早没有主人啦!’许衡却坚定地说:‘梨树即使没有主人,我的心能没有主人吗?’坚持做自己,管他别怎么?#30340;恪?rdquo;

    “好吧!那关于感情方面的,我,我突?#27426;?#19968;个本来自己特别讨厌的人产生了好感,这是为什么?”傅芳芸问道。

    “喜欢就是?#19981;读耍?#21738;有那么多为什么!喜欢就要大胆地去?#38750;螅?#21035;畏畏缩缩的跟只?#39064;?#20284;的。要放手去爱,要大胆点。对了!他?#38405;?#21602;??#34892;?#36259;吗?”英台说完又喝了一杯。

    “应该不是太讨厌吧!但他订过婚了,是跟一个仙女一般的女孩子。”傅芳芸没胆告诉英台,这个仙女是自己的舞蹈老师。

    “你赶紧的,把你家里的衣服都扔了,重新置办一批,要舍?#36855;?#33258;己身上投?#30465;?#26126;天晚上,?#36951;?#20320;逛街,就你现在这衣服,我是男人看了都?#38405;?#27809;感觉。休闲不等于随便,懂嘛!”

    翌日一早,傅芳芸?#20064;?#21435;了。只有英台一个人在家,她居然真的把傅芳芸的衣服全扔了,回来差点没把傅芳芸气到吐血。

    张力给傅芳芸来电话了。原来是一家人来北京旅游了,傅芳芸热情地接待了他们一家。张力看到幽芳喜欢的不得了,幽芳也挺喜欢张力的。小延比幽芳大半年左右,挺有哥哥样的,处处让着幽芳。

    张力他们来是还钱给傅芳芸的,顺道玩玩。当得知幽芳每个月的学?#23721;?#22235;五千的时候,她简直傻眼了。当?#21254;?#25226;幽芳带杭州去,由她?#21019;?/p>

    傅芳芸当然不情愿啦!可英台从中作梗,劝说她道:“你现在最重要的事情是将喜欢的人追到手,幽芳在会妨碍你的,等事成了再接回来不就行了嘛!”

    傅芳芸想想也对,便答应了。幽芳有小延哥哥陪着,也挺开心地。

    傅芳芸又将张力刚刚还给她的两万块钱又交到了张力的手中,嘱咐?#27426;?#21035;舍不?#36855;?#24189;芳身上花钱,不够就跟她说。

    张力很高兴,她虽没当上幼儿园的老师,但是育儿方面的书她是没少看的,带孩子很有一?#20303;?/p>

    哥哥为了方便新房的装修,已经搬住到新房的附近了,现在房子里就剩下傅芳芸了,前几天还热闹非凡的小屋,一下子空了,让她寂寞不已。

    也好,她可以安静地想想自己的事了。

    “既然师泷心里放不下顾温,何不成全了他们。当然,她也没那么无私,她经常会梦到殷巍这也是?#30331;欏?#26356;重要的是,殷巍是妖,幽芳也是,这样相处起?#20174;?#35813;会融洽一些,起码不?#27599;?#24847;隐瞒什么的。”想着,她便睡着了。

    第九十二章 迷失前奏

    中午十点钟傅芳芸才到家,也并不像她想象的那样&mdash;&mdash;妈妈什?#21254;?#27809;说。 幽芳抱着傅芳芸的腿就不撒开了,从见面就一直抱在怀里,还紧紧地搂住傅芳芸的脖子,生怕她再飞了。 中午也喊了二叔一家去了饭店吃饭。二叔二婶送了金挂坠给幽芳,奶奶送了银手镯,唉!傅芳芸早早准备好...
    点击获取下一章

    手机版
    保时捷彩票网
    <dd id="ur0o8"></dd>
  • <dd id="ur0o8"></d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