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d id="ur0o8"></dd>
  • 2019-03-16 15:14:09

    确定了目标之后,所有人重新开始了分工。

    救援队带着刘振峰的生化研究小组对?#22987;?#20013;所有奇怪的地方进行探索。

    林教官开始了对所有非战斗人员的分级训练。

    小岛洼地果然是矿,刘振峰命名为晶岩,是完全不同于地球的复合型物质,可塑性非常强,随着研究的进展,越来越多的特?#21592;?#21457;现。

    小岛矿藏丰富,这?#27599;?#30740;队人人热情高涨,恢复飞艇动力已经不成问题,但是他们想要做一艘特殊材料的新艇,特战队也需要新的武器。

    荀彻对一切新事物充满了旺盛的求知欲,除了学习战斗术就是?#27964;?#27491;阳泡在一起研究地球各国历史和政治。

    而蔺正阳也将荀彻所有的关于长夕大陆的事情,包括神?#25353;?#35828;一切东西都认真地记录下来。

    也亏得他是考古专家,如此繁杂的事也能整理?#20204;?#28165;楚楚。

    两人相见恨晚,惺惺相惜。

    科研组充分利用飞艇上所有的设?#31119;?#20197;?#28072;?#30340;积极性开始了自力更生的改造和创造。

    至于医疗组更是在生化小组的帮助下对岛上的动植物进行了广泛的药理学研究,因为动植物与地球存在巨大的差异,这让医疗组和生化组也都兴奋不已。

    林教官还根据荀彻关于长夕大陆各方势力惯用的战斗技术制定了新的训练课程,将飞艇所有战斗成员进行了全新的提升式培训。

    郑睿和缙云什么也不会,只好玩命地跟着林教官训练。

    一晃又一年过去了,缙云已经是合格的特战队员了。

    尤其是郑睿,成功转型后更是充满魅力。

    但让缙云郁闷地是她似乎有?#24674;?#36229;能力,总是能够成功地把自己变?#19978;?#27426;的男人的好哥们儿。

    ?#35757;?#35201;注孤生吗?

    “奇怪,为什么我感觉你们不会老?”荀彻的胡子都刮了无数次了,可是其他人并不是这样。

    “我哪里知道?人种问题?引力问题?不然就是你的问题。”

    在荀彻到来之前,缙云并不觉得有什么问题,但是和荀彻对比起来,岛上的人似乎确实时间停了,并且奇怪的地方不止一处。

    ?#28909;?#20809;线从何而来?为什么没有日夜交替果子?#19981;?#26377;周期的成熟?岛上的奇奇怪怪的小动物从何而来?为什么相对荀彻来说所有人都力大无穷轻功草上飞?

    每次看着海面或者取水的的时候看着湖水,缙云都忍不住地想水面之下是什么?有这念头的不止缙云,所以科研组造了一个探测器打算试试岛上那个淡水湖。

    经过了一年的相处两人熟络多了。

    除了蔺正阳,荀彻对其他人从不提起自己的家人。

    “荀彻啊,你想家吗?”

    “你呢?”荀彻淡淡一笑。

    “现在不想了,想也没用。我家里人肯定当我死了。”想到老两口老年丧子,晚景凄凉,缙云心里就疼得厉害。

    “我家里人肯定也是当我死了吧。”

    荀彻以前并没有对缙云说实话,事实上他不是贵族,他是北济王,当然,是过去的北济王。

    想必现在,大臣们早已经立了新王,不知是燕王还是周王。

    他刚上位屁股还没坐热就遇到紫星王朝来犯。

    自小长于?#22987;遙?#19968;朝天子一朝臣,太正常不过了。

    虽说自己文功武略不少,但说到底这王位之路也是母妃殚精竭虑?#34987;?0年踩着鲜血铺就的。

    “唉,?#23478;?#26679;。哎,对了,你家里都有些什么人啊?”

    “哦,?#25913;?#21452;亡,无妻无儿无女,?#20540;?#22992;妹倒有几个。”

    “啊?要不要那么惨啊?”缙云心疼地说。

    这一年多观察下来,缙云算是荀彻遇到过的最傻的人,这样的女人在宫里真是怎?#27492;?#30340;都不知道。不过,傻成这样能进宫才奇怪。

    想起初见的时候缙云傻头?#30340;?#36824;给自己清洗伤口和松绑,还敢带着陌生人进营地。光是这毫无防备心就令荀彻担忧,这要是上去了长夕大陆,实在是危险啊。

    新的飞艇已经初具雏?#21361;?#25353;照科研组的进度,大约还有半年就可以出发了。

    这傻女人有恩于自己,于公于私?#23478;?#25235;紧时间好好调教才行,可别上去了拖大家后?#21462;?/p>

    荀彻念头转来转去,最终还是决定和缙云说实话,光是简介就把缙云听得半晌合不拢嘴。

    “呃,好复杂!头好?#21361;?rdquo;果不其然,?#22987;葉家?#26679;。还好自己还是看过几部宫斗剧的,啧啧!缙云连连摇头。

    “不过啊,那都是你们?#22987;?#30340;烦恼,我们小老百姓可管不着。何况我一个女的,当官也轮不到我,哈哈!这些都跟我没关?#25285;?rdquo;

    两人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天,好在荀彻从蔺正阳处获得了很多地球的知识,两人不至于陷入尬聊。

    相处的这一年,很多时候都是荀彻在听缙云讲自己的故事。

    还真羡慕缙云,虽然年纪相当,可是自己早就没有?#20999;?ldquo;无用”的东西了。

    帝王之家,仁心就是大忌,母妃?#26377;?#23601;教育自己不可以妇人之仁,如果不是有乳母的温暖,荀彻真觉得世界只有冰冷和算计。

    ?#19978;В?#25104;年后,乳母也被母妃寻了借口处死了,因为担心她会成为荀彻的软肋。

    皇宫不缺人,可是荀彻从来都是孤独的,?#36335;?#19990;间只有自己。

    和缙云一起执勤是最开心的事,这个傻女人总是会自己给自己找乐子。

    对缙云了解越多就越觉得这女人有趣,营地里不是没有其他的女人,可是再找一个像缙云这样聪?#39749;从值?#32431;天真的,还真没有了。

    也只有这样没心没肺的人才可以在这种与世隔绝的地方还能?#26434;?#33258;乐吧。

    天空之上的世界,不适合缙云生存。

    但,很想带她去看?#31383; ?#22256;在这个小地方,不好。

    母妃说强大的人才有资格拥有东西。王才有资格说“这是我的”。

    荀彻并不知道爱情是什么,过去的30年?#24674;?#22312;被训练成为强者,不是没有过男欢女爱,只不过那也是母妃的训练之一。王,不能有软肋。所以,怎么会有宠妃?

    荀彻想报答缙云,想对她好,却不知道有些东西并不是感恩的心。

    自从知道长夕大陆,缙云就有些泄气了。但魏教授鼓励缙云落地生根。

    日子久了,谁都看得出来缙云喜欢荀彻,缙云也总是逗荀彻。只是,这层窗户纸因为荀彻的不解风情总无法捅破。

    这?#27492;?#30340;男人啊,居然是个王,唉,更没戏了。

    今天听了荀彻的故事,缙云越发泄气了。

    但,过一天算一天,得开心时且开心,上去的事上去再说,且珍惜眼下吧!

    躺在树下,缙云?#32456;?#30528;头望着天:“那么美的天空居然是湖?#20303;?#21710;,荀彻,你信不信命?”

    “命?命运是自己写的。”

    “那就是不信啰。我信。?#28909;?#25105;偏偏进了这个裂隙。你,偏偏掉进了这个裂隙。而且呢,偏偏砸中我。这就是命。”

    “所?#38405;兀?rdquo;

    “所以,?#19968;?#21916;欢你,这也是命!”

    “咳咳!你这家伙!说什么呢!”这个女人,都不知道害臊的吗?

    “你这木头,我在撩你啊!怎么样?是不是有?#24674;中?#36339;加速的感觉?”缙云侧身哈哈大笑,她就喜欢逗他,看他尴尬。

    虽然在地球被撬墙角、被劈?#21462;?#34987;淘汰、被拒绝那又怎样?这是在时空裂隙,不做怎么知道结果?

    荀彻已经算半个地球人了,对这个撩字还是懂的,这女人,居然抢男人的台?#30465;?#30475;来要反撩才行!

    “撩我好玩儿吗?”

    “好玩儿啊!”

    “那,要不要试试更好玩儿的?”荀彻突然?#38590;?#26469;潮,也想逗逗这傻女人。

    明明不经人事,却还要假?#21543;?#35865;其道,真是班?#25490;?#26023;,不如吓唬吓唬她?

    “嗯?什么东西?”缙云一愣。

    “?#28909;?hellip;…”荀彻嘴角一?#21482;?#31505;着突然俯身手撑地上身贴近缙云。

    果然吓得缙云瞳孔放大呼吸都停了。

    我的天!地咚!

    见鬼!老娘也是谈过?#22797;?#24651;爱的人,居然会被吓住!缙云害怕?#21046;?#24453;着。

    见鬼!明明是想吓唬她,为什么自己的心会跳得那么快?荀彻被自己的心跳吓住了,这心情只有初经人事时有过,那时的自?#22909;?#23545;妖媚的女官既兴奋又紧张还带着害怕却又有?#24674;中?#28044;的野性暗自澎?#21462;?/p>

    糟糕!动作太大,距离太近了!荀彻生怕自己震耳欲聋的心跳被缙云这家伙察觉,她怕是要笑死自己了!

    我的天呐!呼吸那么近,缙云在荀彻的眼睛里看着呆住了的自己,?#36335;?#26102;间停了,脑子里只有一个声音:怎?#31383;歟?#20146;,不亲?

    第三章 蓄势待发

    确定了目标之后,所有人重新开始了分工。 救援队带着刘振峰的生化研究小组对?#22987;?#20013;所有奇怪的地方进行探索。 林教官开始了对所有非战斗人员的分级训练。 小岛洼地果然是矿,刘振峰命名为晶岩,是完全不同于地球的复合型物质,可塑性非常强,随着研究的进展,越来越多的特?#21592;?#21457;现。 小岛矿藏丰富...
    点击获取下一章

    ?#21482;?#29256;
    保时捷彩票网
    <dd id="ur0o8"></dd>
  • <dd id="ur0o8"></dd>